一个不小心,踩了它的尾巴

一个不小心,踩了它的尾巴-听海

结核日记——2020年9月4日

我 25 岁了,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研究生。本来以为,这个年纪就是望着青春的背影,月光下,小路边,高楼耸立连着天。结果万万没想到,正要与青春擦肩时,不小心踩了它的尾巴,它在飞奔逃去前,还不忘先挠我一脸……

其实故事从去年就开始了,只是一直没发觉,我这个不怎么吃瓜的观众,慢慢就成了配角,到今天成了主角兼作者。

去年底,学校陆陆续续出现了几例肺结核患者,开始是几个本科生被感染,后来蔓延到了研究生。据八卦消息说,第一个被感染的研究生,是某个被感染本科生的情侣。难以想象,月下老儿除了给爱情牵线搭桥,还帮结核病毒穿针引线。学校对疫情的反应,倒是平静:免费提供消毒液,各宿舍、实验室前去领取,自行消毒,还特别要求消毒时要拍个照片。有一次路过厕所,还看到保洁人员拿着消毒器具在那摆拍。疫情的处理果然是满满的天叉理工范儿:坚持官僚作风100年不动摇,会拍照的同志都是好同志,拍完照片的事都不是事儿。

也许校领导们是真的相信,依靠无组织无纪律地喷点儿消毒水就能完美控制疫情,但与病毒朝夕相处的同学老师是不怎么相信的。一时间,同学们人人自危,却又无可奈何,总不能索性离开学校回家去。倒是一些老师明显减少了来学校的频率。

不过学校并没有公开疫情细节的意思,具体的进展都是同学间口耳相传,八卦多于事实,夸大甚于实际。不过这也是我的猜测,毕竟学校没公开相关信息,甚至对肺结核三个字都绝口不提。也许,真实的情况比同学们想象的更严重也未可知。

就这样,很快寒假来了,又走了,走之前打翻了新冠的魔盒,留下恐慌的人们忙手乱脚。而学校的结核疫情,在新冠的掩护下不见了踪影。今年5月份,学校通知开学,看着同门师兄弟妹们相继买票回校,我还在微信群里提醒,“学校连去年的肺结核都没控制住,传染性这么强的新冠,你们不怕么?再想想去年学校诺如病毒上微博热搜”。不过顾虑归顾虑,最终还是要回去的,阎王要你三更死,谁敢留人到五更?不夺命的阎王,也是阎王。

眼看着同学都回去后,我拖到四更也放弃了,毕竟半年多就要毕业,还要留出时间写论文找工作。今年7月,正式回校。

学校对新冠是有所准备的,不过肺结核么,这个事儿你不提我不提,就过去了,直到8月26号,故事正式开始。

(未完,待续)

注:校名人名等信息是假的

喜欢()
评论 (1)